2009年度活動訊息 文件 平等、社會變遷和英國的新自由主義霸權:一個自傳式的觀點
作者: 系統管理者 (06-22 13:55)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
平等、社會變遷和英國的新自由主義霸權:一個自傳式的觀點
Equality, Social Change and Neoliberal Hegemony in the UK: An Autobiographical Perspective

2009.6.23 (二), 15.00-18.00,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 N427
主辦單位: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、女性學學會

        社會學者往往以鉅觀的視角,記錄戰後英國從國族建構轉型為新自由主義典範的歷史變遷。然而,這樣的取向仍過於抽象,並與社會變遷下的實際生活經驗相距太過遙遠。我出生於1960年代,成長於1970年代末期,可說是在「柴契爾夫人世代」之前長大的人。我的童年受「戰後共識」(*)所型塑,並在1960至1970年代的第二波女性主義與其他基進運動中受惠良多。
        這場演講將以自傳式的觀點,細緻地探討英國社會自1980年代以來,新自由主義的社會價值如何透過身旁的常規、實踐與定位,逐漸啟動,而後形成當前英國社會的霸權性論述。 從微觀層次追溯新自由主義霸權的建構過程,我試著指認出當前英國女性主義者與左翼社群所面臨的挑戰。在此考量下,值得強調:當目前金融與經濟危機似乎從宏觀的層面質疑新自由主義的可行性,但在微觀層面,新自由主義霸權極少受到衝擊。我們需要特別擔憂的是新自由主義的常規、價值與原則在重要機構中根深蒂固的事實,它不斷透過家庭與教育機制,型塑年輕一代的價值與定位。

邀請國際學者簡介
        Dr. Jane Hindley 受過人類學、政治學及社會學的跨領域訓練,研究領域廣博,專長於性別與發展、社會人類學與政治社會學等學科。人道的關懷及人類學的訓練,使得她對發展中國家的性別與人權、社會運動及政治動員、國族主義有相當多的研究累積。也基於對性別及族群弱勢的關懷,她也針對英國及拉丁美洲少數族群之人權與社會需求從事政策研究。
        Jane Hindley 在英國艾塞克斯大學拉丁美洲中心任教,曾與W.A.Cornelius 及T. Eisenstadt 合著Subnational Politics and Democratization in Mexico(1999)。著有Nationalism and Everyday Life (Routledge,出版中),亦有文章發表於左翼雜誌Capitalism, Nature, Socialism. 目前正在書寫關於墨西哥原住民運動的專書:Mobilization in the Backlands. 她的教學品質有口皆碑,歷任碩士課程主任,曾經指導過三名博士生、四十五名碩士生及二十名學士班學生。

(*)戰後共識 (post-war consensus) 是英國政治歷史上的一個時期,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選舉到1979年瑪格麗特․柴契爾擔任英國總理為止。戰後共識的基礎可以追溯到1942年由威廉·貝弗裡奇 (William Beveridge) 提出,在英國建立較為全面性的「福利國家」(welfare state) 的概念。德國在1945年5月受降之後,英國舉行全國選舉,其結果是勞工黨( labor party) 獲得壓倒性的勝利, 在Clement Attlee的領導之下,由勞工黨訂定與執行的諸多政策,為此戰後共識立下基礎。

附件: